网站首页| 教育动态| 政策法规| 校园信息| 机构设置| 教育管理| 电化教育| 政务公开| 公文收发| 学校党建| 政务咨询
教育教研| 安全教育| 基础教育| 特级教师| 招生考试| 办事指南| 教师园地| 学生天地| 课题研究| 网上办事| 调查征集
站内搜索


背景:#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内容

教师作家黄德良

[日期: 2018-01-08 ] 来源: 教育局   作者: 杨坤林 [字体: ]

在桂平市教师队伍中,有一位作家,他是黄德良,笔名黄竹、竹儿,业余爱好文学创作,是广西作家协会会员、贵港市作家协会理事、桂平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已在全国数十家报刊发表《煤乡》等中、短篇小说若干,著有长篇小说《犀牛湾》等多部。作品《江那边的父亲》《犀牛湾》分别获第一届广西网络文学大赛散文随笔组一等奖和长篇小说组二等奖。

又是教师又是作家,奇乎怪乎?有人认为,教师因工作性质决定,顶多是写些散文和随笔,然黄老师不仅短篇耕作,而且长篇架构,质优量多,确实让人称奇了。

认识黄德良,是一个机缘巧合,2014年我在局办工作,负责《桂平教育》杂志稿件的遴选,在《杏坛文苑》栏目的来稿中,发现了他那篇文笔独特的力作。觉得此人文学功底深厚,非一般人达到的高度。之后我便在网络上查找他写的文章,还有他个人的信息,才知道他是贵港文学圈内有名的作家,深得著名作家潘大林、徐强的器重。2015年,《桂平市志》的修编工作,我才第一次与他见面。他慈祥谦逊,言行低调。我说起某市中考模拟试题的一篇阅读,来自他的一篇小说,他憨厚地笑笑:设计的问题连我也做得不全对。

黄德良是土生土长的桂平南木人,出生在水口江边一个叫水口的小村庄,“一个典型的岭南水乡,土地肥美,岭绿水秀,修篁夹道,楼房俨然,人们熙熙而乐。”虽然村庄美丽如天堂,人纯净如清澈江水,但贫穷是他青少年时代抹不去的记忆。但作者深爱着这片土地,连村子的来龙去脉也作了一番文人式的考证:“我的家乡在桂东南农村,村子不大,人口近千,都是黄姓人家。据说是九宵公的后裔,从广东搬迁而来,有“骏马登程出异乡”这首《太公遗诗》为证。同村同族,在春节却有吃素和禁刀两种不同习俗,这都跟两个先妣有关。”

他走上写作的道路,纯粹出于偶然。那是读中学时,他看见一位同学收到《红豆》编辑部退回的一篇小说。好奇的他走上前去探个究竟,经过交流,才知道,原来报刊上的文章,什么人都可以投稿。于是,他便开始了写作的尝试,并且大胆投稿,企盼手写的文字变成铅印。然而等待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退稿,好在编辑热情鼓励的文字,让他写作的心未曾冷却。

不久,他进入《金田》文学讲习班学习,浩瀚博大的中外文学海洋里,吮吸着传世名篇的雨露,而且得到了潘大林老师的热心指点,开始陆续发表了一些小说、散文。后来,他又参加了广西文学院的函授学习,作品登在院刊上,还有老师的点评。在读师范的时候,由于他创作小有成绩,学校让他主持《启明星》这份校园刊物,这又为他的写作提供了锻炼的机会。就这样,他慢慢地走上了写作的道路。师范毕业后,他虽然几易工种,几换场所,但无论是当教师,还是做编辑、记者或者机关工作人员,对写作依然情有独钟,不离不弃。 写作这条路,山长水远,坎坷辛苦,但他还会无怨无悔地走下去。

黄德良擅长散文和小说,尤喜欢写小说。他的经历比较复杂,生活在最基层,对乡土对草根比较熟悉,也有着深厚的感情。所以,他的作品多是现实题材的,比如乡村风物、市井民生,地方官场等,都是他作品表现的题材。质朴的语言,现实主义的表现手法,则是他的写作风格。他的作品紧贴时代脉搏,如十多年前写的《局长提过我的衣领》,2014年写的小小说《大校长的春节假》,2016年写的长篇小说《第一书记》。

他的作品着眼点更多的是农村,他说:“在城镇里生活多年,我一直回望所走过的道路,回望生我养我的村庄,回望我村中的乡亲们。”这是典型的“乡愁”情结。他的许多散文和小说都有这种“乡愁”。如散文《挂灯》、《江那边的父亲》,小说《犀牛湾》。透过黄德良的文章,读者可以看到他对故土的眷恋,那种可以船载车装的乡愁,以及社会变革给村民思想和农村生活带来的变化。黄德良村边的水口江,他每次回村,都要到那里看看,漫无目的。当年清明,他回到村中拜众山后又来到江边徘徊。当别人扫墓的炮竹声毕毕剥剥从附近的山岭传来时,他想起埋在江那边的父亲,眼泪便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突然之间,写《江那边的父亲》的灵感产生了。他跟我说:“农村的人和事,我太熟悉了。在多次对乡村的回望中,过去的,现实的,梦中的,一个神奇的村庄便在我的脑子里渐渐地清晰起来!那里有我的情结和梦想,而更多的是纠结和思考。大藤峡电站的兴建,自然涉及到住户的拆迁,我突发奇想,有的住户会不会又要搬回到原来的地方。于是,我便有了写《犀牛湾》的冲动。”

《江那边的父亲》2017年入选《文学桂军20年散文精选集》,并已由主办方改编、拍摄为影视作品。该文写于2015年清明,作者深情回忆作者已故的父亲。文章情感浓郁而抒发得很含蓄,他的文友梁锋评价说:“有朱自清《背影》的身影,不道情深情愈深。”父亲是一位中国标本式的农民,一位极具普遍性的勤俭老实的农民。他早出晚归,犁田、放牛、伺弄庄稼,“是一个沉默寡言,只知道劳作的人”,他沉闷,“如一只发狠的陀螺,每天不停地运转”。父亲对贫困的生活奋起反击,砍倒四五条马蹄竹,扎成竹排,渡过江那边的水口岭开劈一个新的田园。我们来看看他对父亲劳作的细节描写,“一锄下去,锄头与泥土一接吻,便会发出当当的声响,飞溅的火花分外耀眼”,“那些石头,一律的小,有的如桃核,有的如鸡蛋,有的如马卵。他却十分有耐心地,像拣花生一样,一颗颗地将石头拣出来……不久,水口岭便上出现了一小块一小块的耕地”, 父亲的老实淳朴、吃苦耐劳换来可喜的收获,父亲种出南瓜、玉米、芝麻、绿豆等环保食物。儿女、儿女的儿女在一天天长大,父亲用自己的方式默默地关爱自己的子孙。人终究抵挡不住岁月的侵蚀,2006年的一个夏日,父亲走了。在此之前,父亲郑重地分好六个蛇皮袋的花生和绿豆,这是他留给子孙最后的礼物和财富。村里人将父亲葬在水口岭上,他成了江那边的父亲。然后,父亲的衣物和床铺,连同他扎的竹排被放火烧掉。我过不去江的那边了,因为父亲不在了,水口江的江面成了“我”与父亲分隔阴阳的那一扇“鬼门”。 文章写于父亲离世后的第10个年头,悲怆的追忆,让人很动容。每逢清明祭祖,“我”在江这边徘徊,思绪随着烛光摇拽、香烟缭绕,似乎又看见父亲,在水口江面撑竹排,在江那边的水口岭锄地种东西,所谓亲人、在水一方,影影绰绰,恍惚闻声……可等“我”梦醒了,又怅然而叹,父亲已走远。

如果你出生在桂平,旅居外地,黄德良的作品可以让你寄托无限的乡愁。

在写作方面,黄德良给我们提出了几点建议:

一、有真挚感情的文章才最能打动人

白居易说过:“感人心者,莫先乎情。”《江那边的父亲》之所以得到读者的喜爱、评委的好评,恐怕与我对父亲真挚的感情是分不开的。不管写什么,都要用心去写,用情去写。在我心中,没有卖弄文采晦涩语,没有矫揉造作假情感,而具有真情实感的文章最能打动人。

二、在开文之前,要对整篇文章进行通盘的考虑

如何开头,如何结尾,中间如何过渡,在故事情节的构思时,设置一个大致的框架。如果是中、长篇,还会写个大纲。当然,随着写作的进展,里面的人物便会站出来,要如何如何。这时候,大纲也会随着之被修改的。

三、积累,是创作的前提

平时,我很注意加以积累。一是在阅读中积累。“世间好语书著尽,天下名山僧占多。”我的阅读比较广泛,通过阅读积累语言,积累素材。二是在生活中积累。生活是创作的源泉。平时留心身边的事物,做生活的有心人。三是参加社会实践活动。有意识地深入民间,深入底层,了解人们的生存状况,所思所想。创作,需要积累,这种积累既是常识的积累,也是经验的积累,生活的积累。有了足够的积累,才能写出丰厚的作品。

四、塑造人物形象,要注意三点

塑造人物形象是小说的主要任务。我觉得塑造小说人物形象的时候,要注意三点:一是处理好生活真实与艺术真实的关系。在写人物时,既要有真人真事作依据,又不能受真人真事的局限,而要在生活真实的基础上进行大胆地想象,创造出性格更加鲜明、形象更加生动的人物来。二是处理好叙事与写人的关系。小说叙事的目的是为了写人,故事情节的安排,环境的设置都应为展示人物的思想、刻画人物的性格服务。既要写出他“做什么”,又要写出他“为什么这样做”,见人见思想,把人写活。三是要处理好共性与个性的关系。写出人物的共性,才能写出人物的本质;写出人物的个性,才能使人物跳出概念化,成为有血肉丰满的形象。典型化的人物,是共性与个性的高度统一。

教师、作家,两职业两不误。校园里有了作家,是美好校园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教师写作,他的文学修养一定会影响到学生身上,为学生文学修养的培养和建设打下坚实的基础。

 

 
 
 
 
 
 
 
编辑    梁为柱
阅读:
录入: lzm

推荐 】 【 打印
贵港市教育局信息中心制作及维护 桂ICP备05001923号
桂平市电教站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8
桂公网安备45088102000068 后台管理登陆 网站标识码:4508810010